主頁> 研究報告>行業研究>

中國經濟時評:本次降準是一次出色的創新

《中國經濟周刊》特約評論員 葛豐

(本文刊發于《中國經濟周刊》2018年第18期)

中國人民銀行從2018年4月25日起,下調大型商業銀行、股份制商業銀行、城市商業銀行、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、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。

本次降準在去杠桿任務推進過程中多少有幾分出人意料,但若結合種種具體情況通盤考量,則又顯然在情理之中,依據在于:

首先,本次降準真正釋放出的流動性非常有限,因為通過降準雖然可一次性釋放資金13000億元左右,但央行同時要求商業銀行各自按照“先借先還”的順序,將降準釋放的資金償還其所借央行的中期借貸便利(MLF),而按照2018年一季度末數據估算,操作當日需償還MLF約9000億元,此外,即使在剩余4000億元中,實則還有相當部分在4月下旬稅期中被對沖。

其次,本次降準實則是基礎變量發生變化自然導致的必然反應,因為此前我國之所以長期維持超高準備金率,主要是為了對沖因外匯流入而被動釋放的基礎貨幣,而這種基礎性的貨幣環境目前已發生很大變化,我國外匯占款余額自2014年5月以來其實已持續下降。

截至2018年2月末,我國外匯占款余額已累計減少近6萬億元,央行在過去時段為了對此進行對沖,創新性地使用MLF等新工具向市場補充流動性,但是這些新工具畢竟不屬于“常規武器”,隨著其規模節節攀高,通過降準推動貨幣工具正常化的必要性不斷上升。

第三,本次降準的主要效用是通過優化流動性結構,降低企業,尤其是小微企業融資成本。因為前述MLF等“非常規武器”固然有其靈活簡便等突出優勢,但其不足一則在于成本較高(且不盡合理),商業銀行繳存法定存款準備金獲得的利率為1.62%,但從央行獲得MLF需支付的利率目前大體是前者兩倍;再則就是不利于市場結構自發均衡(可能還有道德風險問題),目前只有具備一級交易商資質的大型金融機構才能直接從央行獲得MLF融資,流動性相對吃緊的小型金融機構反而與之無緣。

用降準釋放的資金部分替換MLF,既可以增加長期資金供應,降低銀行資金成本,而且增量資金的注入,將主要由小型金融機構獲得(因為無MLF需償還),因此,這是一舉針對前述兩則不足的有效改進舉措,由此再輔之以將改善對小微企業金融服務要求,納入宏觀審慎評估考核,可以說,央行將一次常規性的貨幣政策操作,演化為了又一次出色的創新。

綜上所述,本次降準絕非“大水漫灌”,由其所體現的,仍然是對“穩健中性”貨幣政策基調的堅守。這種堅守不是機械地不管不顧情況變化,只求維持紙面上的政策泥古不化,而是實事求是地不斷依據千變萬化的現實狀況,及時通過有效調整,保持流動性合理穩定,引導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平穩適度增長,為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。市場在這一點上,實在不需要,也不應該存有誤解或又生投機念頭。


《中國經濟周刊》2018年第18期封面

1 2 下一頁

文章來自:

大家都在看

相關推薦


九线拉王有什么技巧 辉煌棋牌下载地址 2012年中超积分榜 大众麻将手机版下载 幸运飞艇10选8规律 街机捕鱼城技巧 哈尔滨麻将漏胡有规律 选四天天彩票开奖号(上海) 牛的对应数字 怎么玩股票零基础 赢多多棋牌娱乐大厅 正版免费彩票资料大全 私募基金单一资产 友玩广西棋牌代理后台 2019牛的生肖号码是多少 qq麻将买马什么意思 在家做网上兼职赚钱